中文版 | ENGLISH

人才故事匯⑤ | 這位初中學歷的工匠,參與了華龍一號核電軸承技術攻關

閱讀:2732019-05-17 來源: 諸暨組工

一位只有初中學歷的“菜鳥”,在企業一線崗位默默地干了26年,自主設計改造車工工裝,參與公司研制的1000MW超超臨界汽輪機軸承、CPR1000百萬核電軸承、第三代AP1000首臺百萬噸級國產化核電軸承、“華龍一號”核電軸承等重大項目技術攻關,被評為首屆“諸暨工匠”。浙江申發軸瓦有限公司技師許波的人生逆襲,背后又有著怎樣的勵志故事呢?

 4月29日,2019年諸暨市勞模、工匠表彰頒獎典禮舉行,許波(左三)上臺領獎。

許波今年45歲,是璜山鎮齊村人。他初中畢業后,進了家門口的一家軸瓦廠。

當時軸瓦廠只有30名工人,車間也只有一個,主要業務是加工用于水力發電機的軸瓦。剛做學徒,做的也是最基礎的粗車,但對只有初中文化的許波來說,難度不是一般的大。圖紙看不懂,千分尺也不會用,手里的軸瓦粗坯不是被車薄了,就是車錯了方向。

師傅推薦了一本書——《車工》,讓許波照著書本做。最初翻開這本厚達5厘米的工具書,看著A3、45#等晦澀難懂的符號和完全陌生的圖紙,他幾乎要崩潰了。這哪是一個初中畢業生能看懂的?很多知識、原理,至少要高中文化以上才懂。

“什么不能學著做?”深感知識儲備不足的許波,下定決心,不管花多長時間,也要把這本書“啃”下來。他邊看書,邊實踐,邊向師傅請教。A3指的是低碳鋼,45#指的是中碳鋼,都是代表鋼材品質的符號。慢慢地,他掌握了這些最基礎的知識。

一年后,許波已能熟練操作6150型號的臥車機床。這時,廠里接了一批油封環精車的業務。這批油封環直徑大、厚度薄,加工時極易變形。可師傅出差了,其他人不敢接手。許波自告奮勇地接了下來。他反復對照圖紙,琢磨控制變形的辦法。想了幾天后,終于有了主意,設計了一套夾具。在這套夾具的幫助下,他順利地完成了精車任務。

兩年后,許波終于“啃”完了厚達5厘米的工具書,技術水平有了質的飛躍,加工的軸瓦沒有一件廢品。

1996年,企業開始第一次轉型,與上海汽輪機廠合資創辦新公司,廠區也從山溝里遷到了城西經濟開發區。新型號機床、新一代產品,對工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剛學會基礎精車技術的許波,又感到知識不夠用了。在企業開設的培訓班里,他不錯過每一堂課,努力提升自己。

1998年,申發攬下了某艦艇燃氣輪機高速齒輪箱軸承的試制任務。該軸承形狀特異,且粗糙度要求高,公司當時的機床無法滿足內孔加工需求。當時22歲的許波作為廠里的技術骨干,提出了改制工裝夾具方案的建議,將機器操作與手動測量合二為一。他的建議被大膽采用,試制任務圓滿完成。

2005年,上海汽輪機廠下單,要求申發按照國際化標準制造1000MW汽輪機軸承。在臥車無法加工、立車找不準對稱中心的情況下,許波提出了“二次車削分片測量方法”,成功完成任務。

2012年,百萬千瓦超臨界機組推力軸承試制,許波獨立設計出一套“半爿瓦加工”的工裝夾具,使得加工效率提高3倍,精度也提高了2個數量級……   

伴隨著企業轉型,許波在一波波技術革新浪潮中,不僅沒有被淘汰,還從“菜鳥”成長為級工、中級工、高級工,成為企業的重要技術骨干。

工間休息時間,許波經常會翻開厚厚的制圖理論書,埋頭“啃”起來。

40歲,他再次拿起課本

2014年,申發再次進行技術革新,引進了10多臺數控機床。企業生產也走向高端,產品應用于軍事、核電等尖端領域。

數字化、編程……面對這些全新的概念,許波又發蒙了。不會操作數控機床,就意味著下崗,意味著要失去這份鐘愛的工作。好在企業沒有簡單地淘汰他們,又一次伸出援手,請了一批技師教他們學編程。

機會難得,機遇難求。許波一邊積極參加企業組織的培訓班,一邊在工間休息時間自學編程。“一邊看書,一邊在數控機床上實踐操作摸透原理后,我發現其實并不難,只是把原先的人工手法程序化。”許波說,有以前的知識打底,他2個多月時間就“啃”下了2本編程教材。他發現,數控技術并不是高不可攀的技術,相反在超高精度加工方面,還不如人工。這讓他信心大增。

2015年,第三代AP1000首臺百萬噸級國產化核電軸承在申發研制。在數控車床加工精密度無法達到要求的情況下,許波設計出一套防偏差夾具固定軸承,又特制了一把精加工內孔刀頭,用普通車床順利精車完工。西安交通大學首席滑動軸承專家袁小陽和哈汽、中核、中電投等14家單位23位代表鑒定后,認為該產品“全面滿足核電軸承技術要求,填補國內空白,技術達到國際先進水平”。

這兩天,“20多年沒有出過一個壞件”的許波,又被企業負責人委以重任,加工百萬千瓦級核電汽輪機滑動軸承。

在許波的工位上,幾張偌大的圖紙被翻得泛黃,滿地的殘屑都與他分毫計較的刀法有關。記者被圖紙上一個個“微米”“毫米”的單位符號吸引了。“那代表誤差范圍。比如軸承外圓與內圓的同心度、平行度、垂直度的誤差均要小于0.02微米。如果不夠精確,會影響整套核電設備運轉。”

靦腆的許波不善言辭,但操作起自己設計的“一刀切”工裝來立刻自信滿滿。這種工裝手法能在加工時解決中途換刀帶來的精度偏差問題,大大提高加工效率,使得產品比設計圖紙要求還高一個數量級。

 許波參與研制的AP1000核電國產化首臺軸承產品。

報名參加申發高技能工匠班

進廠至今,許波從沒有想過“跳槽”。“老板很照顧我們。”許波說,他和妻子都在廠里工作,住的也是職工宿舍。評上技師后,他的年薪超過了10萬元。這讓他工作更有勁頭了。

今年3月,諸暨市人社局全面推行企業新型學徒制度,給政策,給補貼。申發抓住時機,與諸暨技師學院合作開辦了申發高技能工匠班,專業定向培養適應滑動軸承制造類機械專業操作高技能工匠。

申發高技能工匠班現有100名學員,許波就在其中在3月28日上完第一課后,許波直呼“獲益匪淺”。“以前只能看懂圖紙,現在對如何制圖有了初步認識。”許波說,以往實踐經驗雖很豐富,但缺乏對理論知識的系統性梳理,這次培訓正好幫自己彌補了這一不足。

兩年學習后,通過考核,學員們就能獲得機械加工專業大專文憑。“浪再大,只要技術過硬,就不會被社會淘汰。”許波自信滿滿地說。

今年3月,市人社局、市供銷合作總社和市總工會牽頭開展首屆“諸暨工匠”評定,工業類工匠以先進裝備制造業、戰略新興產業、高新技術產業、傳統優勢產業為重點,共評定15名,許波從眾多候選對象中脫穎而出。這是對他奮發上進、精益求精、追求完美精神的褒獎。

申發與人社局推行企業新型學徒制度,開設“申發高技能工匠班”,許波參加培訓。

【編輯:(Top) 頂部
辽宁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